❄️雪花白糖罐❄️

热爱护肤的美妆博主
坐标北京 混干皮易长内分泌痘痘和闭口
肤色黄二白
专注廉价好物
欧美日系国货通吃
微信:wangdi595723

【曹郭荀】建安列异传(七十)大结局~撒花~

完结撒花!
入曹(郭)荀大坑以来追的最长的一篇文!
既猎奇又温馨还没有OOC,抚慰我被史向曹郭荀悲剧伤透的心

云山有美:

  【第七十幕•终幕】


  


  黄初二年,洛阳。


  


  曹丕满怀期待着望着司马懿,问道:“如何如何?”


  


  司马懿默默咽下一口血,一脸生无可恋道:“这文风这内容这结局这似曾相识的幽怨之气,你真的觉得那三个的棺材板压得住吗?”


  


  曹丕得意洋洋道:“是不是虐恋情深?”


  


  司马懿咳了咳,道:“文是好文,不过结局不太符合世情。”


  


  曹丕急忙问:“哦?那依仲达之见,要怎么改。”


  


  司马懿笑了,“要我啊,我就这么写……”


  


  不知是哪一年的春天,老石榴树又绿了芽。白蛇从陶罐子里苏醒过来,青蛇开心地缠着他转。


  


  “文若饿不饿?我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多吃的。”


  


  青蛇献宝似地叼出许许多多的猎物,看得白蛇眼花缭乱,不知从何下口。从前是白蛇悉心照顾青蛇,现在换成青蛇无微不至地陪伴在白蛇身边。白蛇填饱肚子后有点懒散,但他没有晒太阳,而是又想爬回陶罐子里。


  


  青蛇又把白蛇拉出来,恨恨道:“都等了这么多年,曹孟德来过吗?文若何必傻傻等在这里,想问为什么就去找他啊!”


  


  白蛇垂头无言,他只是条蛇,怎么回得去。


  


  “我有办法。”青蛇吐吐红信子,胸有成竹道。


  


  青蛇带着白蛇悄悄来到邺城,魏王曹操的封地治所,他们潜入铜雀台,悄悄溜到殿梁上,底下是华发白须的曹操在与他的儿子曹丕说话,他们手上正摊放着当年尚书令荀彧留下的画作。


  


  “父亲,荀令君辞官之前不是说,待您平定天下,他在颖川为您接风洗尘吗?父亲为何迟迟不去找荀令君呢?”曹丕一边赞叹石榴树画得栩栩如生,一边不解地问曹操。


  


  尚书令荀彧是突然辞官的,只留了一套折叠整齐的官服摆在房里。众人疑惑地望向曹操,早此时候听闻尚书令似乎与丞相关于是否进封魏公谋九锡之事而有冲突,曹操面不改色地道,孤默许的。众人又奇怪军师祭酒郭嘉怎么也跟着辞官了,曹操叹道,他们一同来,自然要一同回去。


  


  远处传来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礼炮冲天的响。曹操问,今天什么日子这么热闹? 


  


  陈群回答,那是荀军师的养女今天成亲的日子,由钟大人主持。


  


  陈群自荀彧辞官后迫于家族压力成了亲,听说现在已经做了父亲。那个曾经鼓足勇气说要娶荀令君女儿的羞涩少年,终于成长如今朝堂稳重有度的中流砥柱。


  


  曹操听后隔了好久才渐渐笑道,那是喜事,孤也送一份添妆去。


  


  曹操目光温柔地看着画,回答的声音有种飘渺感,“子桓啊,一个与你情义相许、生死相交之人,突然有一天跟你说,他有个秘密一直瞒着你不好意思开口,把它埋在地底等你来寻。这通常意味着什么……”


  


  曹丕一点就通,脱口欲说却被曹操伸手捂了嘴。曹操长长地“嘘”了一声,认真道:“话不能乱说,说出口不是真的也要变成真的了。”


  


  曹丕似懂非懂望着曹操点点头。


  


  曹操笑问:“子桓有没有喜欢的人?”


  


  曹丕想到了司马懿在他书房里每日一咆哮,曹子桓你又让我替你抄书,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不禁低头笑了,轻声回答:“有的。”


  


  曹操又问:“那有一日,他要是突然躲起来了你怎么把人哄回来?”


  


  “当然是带着一车礼物向他说好话低头认借啊……”曹丕低头想了想司马懿一脸嫌弃他却又忍不住跟他好的模样。


  


  你是不是我儿子,怎么这么没出息!曹操怒其不争,拍了一下曹丕脑袋,却自言自语地叹道:“若是我,我偏不称他的意……他那么完美的人,如果还有什么牵挂没完成一定不会走。我不称他的意,他便忍不住会来找我……”


  


  “这么多年了,荀令君和郭祭酒都没回来,父亲也没去颖川寻找,为何能笃定他们会回来看父亲您?”


  


  曹操朝曹丕幽深地看了一眼,道:“你还年轻,等你经历过了,便懂了为了等一个人,是可以忍着不死的。”许久,曹操都没再说话,他示意曹丕退下,他想一个人独处一会儿。


  


  白蛇在梁上将脖子探得很长,他想再多看看曹操,不料身体伸得太开外,直接跌落下去了。青蛇暗叫不好,挽留不及,眼睁睁地看白蛇砸在曹操依靠的枕垫上。白蛇早吓得不敢动了,他几乎是准备好被人一刀砍死的觉悟。


  


  “哪来的小白蛇这么不小心……”曹操捏起白蛇,走到门外,将他放到草从里,温柔道,“快走吧,别让人捉到了。”


  


  谢天谢地,青蛇赶紧追上白蛇。临走前,白蛇回头又望了一眼,曹操还是站在那里,目光里溢满了脉脉深情。


  


  此后又不知那个春天,白蛇醒来没有再爬出陶罐子。青蛇似是知道了什么,他往白蛇颈上挂了一颗香珠,是清清淡淡典雅含蓄的兰香。


  


  “这香珠里裹了我的鳞片,文若我们之前约好的,若是走过奈何桥,在喝孟婆汤前要偷偷藏个信物的,对不对?你好好藏了,等投了胎,我就能找到你了。”青蛇又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挂的墨绿色绣着小蛇的荷包,“这是我的,文若到时候见到了别不认识。”


  


  白蛇笑着点头,伸过头轻轻吻了青蛇。青蛇小心盖上陶罐子,躲到石榴树上,无言地看着从邺城来的使者恭敬地挖出这个罐子并将它带走了。


  


  曹操最后都没有称帝,这令后世很多人都深感奇怪,一个开拓了崭新时代的将军,为何放弃走完他征途的最后一步。这个问题,曹丕曾问过他的父亲,而曹操只是回之一笑。


  


  曹操至死都没有打开那个陶罐子。


  


  落棺下葬之时,这个陶罐子被一同放置在曹操棺木里。白蛇悄悄地从罐子里爬出来,盘在曹操颈窝边,陪他一起长眠。


  


  又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天,王朝换了一代又一代。


  


  青蛇的修行即将圆满,只差一件功德便可成仙升天。他慵懒无聊地匿在茅草亭顶中,看着田梗路上人来人往。


  


  蓦的,他眼睛一亮,一位衣著素净的公子走在路上,身后跟着一个小书童,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这公子脖子上挂着一颗小香珠,容貌如故人,清秀通雅,不曾变过。紧接着,对面迎来一位骑马的锦衣公子,英明神发,也恰似故人来。


  


  可惜,他们互相不认识,眼看着就要错身而过了,青蛇挥了挥尾巴,招来了一片乌云,竟下起了雨。他们不约而同地躲雨,然后就在这茅草亭中邂逅了。


  


  这一世,荀彧是家族中非嫡非长无足轻重的儿子,曹操是与皇位无缘只要游手好闲便能富贵一生的侯爷,天下太平,没有那么多的责任,正适合咏叹花前月下几度销魂。


  


  功德圆满,青蛇的身体突然轻飘飘起来。他开始慢慢地腾空了,脖子上的葫芦荷包随着他的眼泪一起落了下来……


  


  荀彧捡起被雨水淋湿的荷包,泥泞不堪,却依稀能见到荷包上绣着的两条缠在一起的小蛇,不禁感到惘然。


  


  曹操走近揽腰问:“怎么了?”


  


  荀彧抬头望着雨,心头莫明一痛,道:“你看,这雨下得好悲伤,像是哪个神明在哭泣呢……”


  


  曹操一同望去,随着青蛇彻底腾空消失,雨也跟着停了,他笑道:“看,天晴了,瞧见那道彩虹没?分明是哪个神明在祝福我们。”


  


  这世上本就遗憾多于圆满,何必在故事里断人念想呢。


  


  曹丕长叹息,默然同意,提笔写下书名——列异传。


  


  【全文完】


  


  后记:


  


  这个故事就是怨妇写手曹子桓的神奇脑洞,所以大家知道为何郭嘉能开挂,曹操能统一天下了吧。而最后的结局由小可爱亲妈司马仲达代笔而成,大家鼓掌欢呼。若故事结束在六十九,也是一个意韵未尽的结局。但又因为真爱不易,总该为后人留个憧憬,所以俗世间的爱情戏本,都温柔地给个大团圆。


  


  以及这个结局是不是为了HE而HE,答案自然不是。曹子桓大手写《列异传》不可能只写一个妖魔鬼怪故事,这是一盘很大的棋!至于丕大手还会不会继续开脑洞把列异传各种版本补充完整,或者干脆他自己亲身上阵,搞个大的。这个,也许要看缘份……(望天)


  


  再以及作者又开了很多曹魏的狗血脑洞剧本,不知道要写哪个,人生真是处处充满了纠结。回头给你们具体说说都是哪些天雷人设脑洞,完全都可以写得一本正经有理有据。真的,我爱上了这种严肃的胡说八道。


  


  让我们下个坑见,目测开个小甜文抒缓一下心情。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