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白糖罐❄️

热爱护肤的美妆博主
坐标北京 混干皮易长内分泌痘痘和闭口
肤色黄二白
专注廉价好物
欧美日系国货通吃
微信:wangdi595723

[玉碧/青也] 思凡(一)

嗷嗷神仙写文!青也太好吃了!

Hotchkiss。:

-1-

张楚岚把羊肉往紫铜锅里倒的时候,觉着这好像是他上山来见的第一回肉腥。

涮个锅子是诸葛青的提议,这狐狸捱不住龙虎山一天三顿清汤寡水的寂寞。一开始倒还勉强试试,几天之后啃着白面馍馍的牙一偏,嘴里豁出一道伤,嚼馒头的表情就开始呲牙咧嘴。诸葛青活得精致,把罪全推在维生素身上,打着补充营养的旗号来串通张楚岚。

张楚岚也馋,两个人凑一块儿一合计立马站成一个战线,大张旗鼓要找肉吃。他俩认准了,王也张灵玉就没辙。拦也拦不住,索性顺着来。王也一贯负责出钱,二话不说兜里掏出银行卡就往张灵玉面前递,卡背面贴着密码小纸条,看样儿平常是没少挨宰。张灵玉下山采办,按着张楚岚给的单子买,小纸片上条条框框事无巨细,精确到肉的产地与虾的色泽,字里行间写满诸葛青的龟毛。最后大大小小凑足四个大号塑料袋,刷走王道长卡里四位数,奢侈得令张灵玉咋舌。

紫铜锅是诸葛青拿出来的,据说是马仙洪炉子2.0的1:30缩小版,炼人费劲,煮火锅倒正好。他掐个离字一点火,水就在里头咕嘟嘟烧起来。

炉子做得精妙,鎏金镶银嵌龙首,活像个现世候风地动仪。张楚岚边下羊肉边瞄做工,暗骂诸葛青暴殄天物,完全忘了人家的大炉子是谁亲手拆的。

碧游村的事儿才过去没几周,他就被张灵玉一条微信叫回了龙虎山。名义上是一块儿过个元旦,可他知道是老天师还没死心,等着徒孙回去继承山头。但是张灵玉开口,他乐得从命。天师府高功张灵玉啊,多少姑娘等着要微信都要不来的人,这档口主动跟他张楚岚说话,美滋滋。

况且回龙虎山他不打怵,当家坐庄的老天师就是他师爷,按辈分排他满山的师叔侄师兄弟,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来去都轻松。闹得急了大不了各退一步,反正他既然能来,就没有不能走的道理。

话是这么说,张楚岚也没傻到把龙虎山跟家划等号。龙虎山对张灵玉来说是家,从小有师父陪着,在山里清清静静长到二十有余,说是家不过分。他张楚岚什么人,无形大贱不摇碧莲,刚上山就得了个便宜师爷,连带着师叔也一起便宜过来;到最后在竞技场里一点儿没给人家高功面子,还顺走个天师继承人。

多少人对着他脊梁骨戳,他不知道,不在乎。但是人都有个劣根性,在冰冷世间呆的久了突然遇见个温暖的地方,遇见一群温暖的人,就下意识同人家掏心窝子,到头来很容易被人翻手捅一刀,牙打落了往肚子里咽。这种惨剧柳妍妍在他身上印证过,他也在马仙洪身上印证过,他不想看张灵玉再给他演示一次。

他对龙虎山是怀着七分敬三分惧的,对老天师如是,对张灵玉亦如是。生怕水涨船高,淹了唯一的避风港,又沉湎在这么一丁点儿所获得的温情里头,分不清个东西南北。

到后来就不仅仅是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他沉在所仅有的一丁点儿回忆里连自个儿的取向都寻摸不清楚。碧游村里多少回他看着诸葛青跟傅蓉你侬我侬,眼前全是张灵玉的尖下巴,还有被雷劈成布条子的道袍。

那时候想把诸葛青的脑袋打爆。好在后来人家姑娘把这孙贼甩了,不然可能就要迎接下一次的被渣男抛弃经历。

脑子里塞满张灵玉半裸情景的那天晚上他在微信上旁敲侧击问他四哥,喜欢上个人该怎么办。话里话外影射张灵玉,把小师叔从指甲盖到头发丝细细描述一遍,惊得二壮数据流一个波动,匆匆回避本体防止被灭口。

徐四不傻,只回他一个字,忍。

张楚岚更不傻,知道这字儿在徐四嘴里说出来基本就代表着gg,他也不奇怪徐四为啥这个反应——张灵玉在龙虎山里修身养性多少年,他张楚岚在红尘俗世也就摸爬滚打多少年,一个通透一个圆滑,不是一路人,不说一家话。

“你想什么呢。”张灵玉可能是属曹操,想他他就到。一句问话把张楚岚惊得抖个机灵,生生被从思绪里拽出来。定眼睛一看才发现紫铜锅里方才被他置进去的羊肉已经有八九分熟,灰白相间里透着点儿粉。

他打个哈哈搪塞过去,伸手接张灵玉递过来的空盘子,捞了熟的好涮下一锅。瓷盘子边缘微凉,张灵玉指尖微凉,却烫得张楚岚心里一缩缩。

他又暗骂一句徐四。忍个屁,忍字心头刀一把。

-2-

羊肉蘸进芝麻酱浸上油香,在舌头尖儿上滑过去。没煮老,正是肥处不腻瘦处弹牙的火候。锅子底汤是王也调的,半把枸杞三颗枣,一钱黄芪几粒花椒,美名其曰补益。好吃是好吃,但容易出鼻血。

张楚岚咽两口才想起来把盘子往张灵玉面前递,张灵玉没接,往诸葛青王也那头偏偏眼珠子。

客人先吃。小师叔一向讲究。

可那对客人一点儿没给面子,诸葛青手里拿着剪子牙签挑虾线,嘴里夸着张灵玉买回来的虾好,煮熟了的虾没了壳,全进了王道长的碗。俩人凑在一块儿天南海北瞎胡扯,五分钟话题就能从虾扯上八卦太极。

王也上山是给老天师撑个场子,必要时候虚情假意劝一句张楚岚,老天师也算是为他解围之恩招待一把,既联络了跟小辈的感情,又不失老者面子。而诸葛青上山纯属是为了好玩,黏着王也,说不准还能有机会再瞅一眼风后奇门。

真是为了瞅风后奇门吗?诸葛青自己都拿不准。

他拿不准,不代表他想不透。诸葛后人个个七窍玲珑心,九曲弯弯绕,想不明白还会算,气人的很。

诸葛青可不傻,龙虎山脚到山顶小三百,浙江到北京机票小两千,碧游村里到碧游村外小半条命。要是说他拎不清对王也什么感情,那龙虎山后院的狐狸都能成精。

诸葛青手里攥着剪子,干净利落把虾尾巴剪开,牙签一挑一抽,一根虾线完整剔出来。王也在一边儿吃的热火朝天,热到头顶快冒烟,吃到一半想起来没关照劳动人民,一筷子加过去一只饱蘸了酱料的虾仁。

彼时王也嘴里塞得满满,吭哧吭哧一个劲儿地嚼,诸葛青眯着眼睛看一会儿花栗鼠王道长,笑吟吟凑过去把虾仁从筷子上咬下来。

王也没想到他这么不避嫌,手一抖筷子险些没掉了,再夹碗里虾仁的时候就战战兢兢,脑袋里走马灯过完全部诸葛青尬撩傅蓉历程。想了半天才旁敲侧击诸葛青,用直男的心体悟撩妹国手。

“你下回自己拿。”

“您看我是用牙签儿还是用剪子啊,王道长受着伺候还嫌弃我,可不地道啊。”

诸葛青说话的时候王也就往他手上瞅,两只手确实是不干净,诸葛青这话一说出来他就不好意思了,放下碗就说要打个下手。

“中海集团三少爷给我剥虾,受不得受不得。”诸葛青连连摆手,依旧是笑吟吟的。

这回他面朝着王也扭过头来,日头已经往西落了,恰恰在诸葛青正后方,一点儿余晖把他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发膜的一头蓝毛勾出轮廓,一时间整个诸葛青都有点儿刺眼睛。

王道长脸上微红一下,心上漏跳一拍。

是挺好看的哈。

评论

热度(631)